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器语全文免费阅读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11-17

主角是陶桦十一的小说名叫《》,为你提供器语全文免费阅读。到了警察局,四喜正从外面回来,见陶桦领着小吴进来,后面还跟着十一,“噗嗤!”笑了,指着十一说,“你怎么又来了,是把警察局当家了吧!

《器语》精选:

到了警察局,四喜正从外面回来,见陶桦领着小吴进来,后面还跟着十一,“噗嗤!”笑了,指着十一说,“你怎么又来了,是把警察局当家了吧!”

十一皮笑肉不笑的指了指陶桦,“那就要问问你们陶队长了,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啊,每天变着法的把我往警察局里领!”

陶桦嘴角抽了抽,差点没被自己给绊倒,这姑娘的脸呢?被狗吃了么?什么叫他对她有意思?

他嫌弃的瞪了十一一眼,对四喜说,“我要审问小吴,你进来做笔录。”

“是!不过,头儿,还有个事儿想跟你说下。”四喜拉过陶桦,小声的说,“昨天晚上博物馆馆长林宇名家里失窃了,丢的是一颗夜明珠。”

陶桦一愣,“怎么回事儿?”

四喜说,“你不在的时候,林太太来报案,说是昨天晚上家里的夜明珠丢了。”说到这儿,四喜小声的说,“而且这夜明珠还是王老板送的,林太太接了,林宇名发话了,第二天要给姓王的送回去,结果第二天一早,夜明珠不翼而飞了。”

陶桦抿了抿唇,“这事儿回头再说,我先去审问。”

“好!”

陶桦推着小吴进了审讯室,十一要进去,被四喜给拦在门外。

陶桦看了十一一眼,淡淡的说,“让她进来吧!”

四喜还想说话,十一一把推开他,“你们队长都同意了,放心,我不说话,什么也不说,我就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。”

四喜回头看陶桦,按理警局审讯的时候是不允许外人进去旁听的,今天队长这是怎么了?竟然让这臭丫头进去旁听?

陶桦自然不会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四喜,在他看来,十一进来,也是会更好,更快的撬开小吴的嘴,当然,如果她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只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他有把握让她露出狐狸尾巴!

审讯室不大,中间放了一张大桌子,十一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。

拉了把椅子自动坐在陶桦身边,抬头看了眼小吴,没说话。

审讯这种事儿,平时听起来挺神秘,挺好奇的,可谁被审谁知道,整个人都被人压制着,心里负担特别大。

小吴觉得自己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,结果跟陶桦对上,没有三个回合便老老实实全部交代了。

“这个扳指真不是我的,就是我从黑市的拍卖行里捡的。”

“捡的?”陶桦不由得皱了皱眉,“你可知道失主是谁?”

小吴愣了下,没敢说,下意识的看了眼十一,用眼神询问;是说还是不说?

十一重重拍了一下桌子,一边朝他挤眉弄眼,一边说,“陶队长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,说!”

“坐下!”陶桦拽了她一把,抬头看小吴。

小吴心里虚啊!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讷讷的说,“是,是,是那个林宇名的。”

那天他去黑市里帮陈清走一批货,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个男人带着帽子行色匆匆的迎面走过来,两个人没留意撞在了一起。

男人的帽子掉了,怀里掉了几个盒子,看样子也是来黑市出手黑货的。

小吴伸手拉了他一把,那人正好抬头看他一眼,似乎是怕他认出自己,连忙伸手捡起帽子戴上,急冲冲的进了拍卖行。小吴笑了笑,刚要走,就看见地上躺着一只扳指,看玉的水头上好,连忙捡起来收进怀里。

“你确定那个去黑市拍卖行走货的是林宇名?”陶桦皱着眉头问,旁边的四喜早惊得差点掉了下巴。

林宇名的戒指怎么会在案发现场?难道他是凶手?可以想见,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,明天上海滩各大报纸的头条必然都会被抢占一空。

“确定,再确定不过了。”小吴笃定的说。陶桦点了点头,又嘱咐他最近不要离开上海,如果有什么事儿,还要请他回来调查。

小吴千恩万谢,站起身拉着十一就要走。

“等下,你先回去吧,我跟陶探长还有点事儿要说。”十一推了推小吴。

小吴皱着眉头看了眼陶桦,把她拽到一边嘀咕道,“十一,这事儿不会是真跟墨叔有关系吧?”

“不会。”十一笃定的说,小吴偷偷看了眼陶桦,一拍她肩膀,“那行,我先回去,有事儿你找我。”

十一点了点头,小吴转身离开警局,陶桦抬头看了眼她,一边整理笔录一边说,“你有什么事儿?”

十一挪了挪椅子坐在他对面,四喜看了看十一,又看了看陶桦,嘿嘿一笑,转身离开审讯室。

空荡荡的审讯室里就剩下两个人,十一单手支着下巴,笑眯眯的看着陶桦,突然发现这人的睫毛真长啊!像一把小扇子一样呼扇呼扇的。

感觉到一道异样的视线,陶桦黑着脸抬头看她,“好看么?”

十一一笑,“好看啊,上海警察局里,你最好看了!”

陶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。

“不是说有事儿要跟我说么?”他微微低着头,耳尖有点发红,不知道是刚才她的话撩到他了,还是热的,总之看起来颇有几分可爱。

十一笑眯眯的想,好一会儿才说,“我猜你大概也很好奇林宇名去黑市走货的事儿。没准东西都是他偷的,然后让小张发现了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杀人灭口。”她阴阴的笑了笑,抻着细白的小脖子,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陶桦送给她一个无聊的眼神,慢悠悠的站起来,“你走不走?不走我让人把你请出去了!”

“陶桦,这就没意思了,就算你不带我去黑市,我自己也去得的。”十一一笑,眯着眼睛看他,陶桦觉得这姑娘很有点无赖的气质,无奈的叹了口气儿,转回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黑着脸说,“要不要我留你在警察局吃午餐?”

这是赤裸裸的威胁!

十一“腾!”的站起来,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,“午餐就不吃了,你爱吃就吃个够!”

陶桦转过身,打了个哈气,对走到门口的十一说,“不送!”


宁波租房网 https://nb.c21.com.cn/zufang/c1085233/pg1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