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银罗炎真小说阅读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1-02-22

银罗炎真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银罗炎真小说阅读,此情唯有君不知讲的是银罗刚走了几步就被炎真上前一拉,整个人都倒进了他的怀里。炎真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,另一只手环住她的纤腰,低头便吻住了她的唇。

《此情唯有君不知》精选:

玉银罗从小看过不少的诗文,此情此景,便也念了一句诗出来:玉树琼枝,迤逦相偎傍,凤凰栖梧桐!

闻声,梧桐树上的炎真指尖一勾,挑断了一根弦,他猛地回头,往树下看去。

只见一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,憔悴而又天真地对着他。

玉银罗得见树上男子的真颜,也被这绝世美貌惊了一下。

“你是神仙么?”玉银罗浅浅笑起来,她看着树上的男子,于月光下迷蒙而灿然,真是绝美绝艳的人。

玉银罗想着,只有神仙才有这样的气质和美丽,也只有神仙才会跑到梧桐树上弹琴。

炎真从树上飞下来,落在了玉银罗的面前。

他看着她,从她的头发看到她的脚下。

她的每一个地方,都和银是一样的,就连身上的气息也是一样的。

怎么可能?他明明看见银罗在诛仙台下灰飞烟灭的,怎么会.

玉银罗看着炎真,眼前这个神仙啊,神情很忧郁,好像心底藏着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炎真还是忍不住问出口。

“玉银罗。”她回答。

那一刻,炎真的心底很复杂,看了她半响也没有一句话。

果然是她,她居然在诛仙台诈死,骗了他十五年,让他难过了十五年。很好,她既然让他难受了十五年,他记住了。

“白天在这里与你亲热的人是谁?”炎真冷冷地问。

炎真忽然想起白天的事情,银罗和紫衣男子在树下亲热,虽然最后银罗拒绝了,但她一个人在树下停了片刻,还对着梧桐树说了几句话。

炎真当时闭着眼睛假睡,只听见绮罗说:“我是怎么了?我明明喜欢他呀,可是,我却害怕。”

又默了片刻,她似想通了一样,道“我是对的,我喜欢他,所以想把最好的留给新婚当夜。”

当时炎真听来觉得可笑,凡间的女子真是矜持的没有道理,更笑她的傻,看不清那紫衣男子的心,那紫衣男子不过是想睡她而已,哪有什么喜和爱呀。虽然炎真自己也不太明白爱是什么,甚至怀疑自己喜欢殷殷也是假的。

银罗愣了一下,其实有种被人抓住了尾巴的惊慌。细嫩的脸皮一下子红了起来,她辩驳道:“他是太子,是我的未婚夫,我和他没有那个。”

“未婚夫?”炎真喃喃道,他并关心那男子的身份,他只在乎那个男人和银罗是什么关系。

炎真冷嗤,嘴角扬起的笑意满是鄙夷。好你个炉鼎,诈死之后居然在人间找了别的男人?还想嫁给他?

此时的气氛有些诡异,银罗觉得尴尬,于是问他:“你叫什么?”

炎真的眼神除了忧郁还有冷漠,看着银罗的时候如渡了一层薄薄的霜。

“炎真。”他淡淡开口。

炎真,这个名字真熟悉,念起来甚至有些难过。

银罗不禁皱了一下眉头,正要说什么的时候,小兰和小翠发现她不见了,正提着灯出来寻她。

“小姐,你在哪儿?”

“我要回去了。”银罗转身,她怕自己会见陌生男子被小兰知道,若小兰将此事告知了太子,那就更不妙了。

炎真看着银罗离去的背影,嘴角浅浅一勾。

再见她不知是高兴还是生气,炎真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他即开心着,又愤怒着。开心的是,他的炉鼎没有死,愤怒的是,她居然诈死,害他难过了十五年。

所以,他要试一试她的身份!

银罗刚走了几步就被炎真上前一拉,整个人都倒进了他的怀里。

炎真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,另一只手环住她的纤腰,低头便吻住了她的唇。

银罗惊恐地瞪着眼睛,拼命的挣扎了两下,奈何撼动不了他半分。

他吻的很深,深到让她以为自己要被填死。

小兰和小翠提着灯笼走过来,只见梧桐树下,银罗被一白衣清隽的男子搂住,优雅地亲吻着。

“大胆贼人,还不放开小姐。”小兰是太子的心腹,从小就有几分太子身旁红人的气势。

银罗被堵的眼泪都出来了,她一直爱着太子,却没想到,她的吻会被初见的男人夺去,而且夺得足够彻底。

炎真松开银罗,一根手指在她的唇上轻轻一抹汁液,低声道:“果然是你!”

她的味道,他不会忘记。还有触碰她的反应,一直都是冲动的。

银罗还未反应过来,炎真已经飞到梧桐树上,抱着他的琴飞向天空,留下白衣飘飘的影子。

小兰和小翠都惊怔地站在原地,口中念道:“是神仙吗?”

银罗只觉得眼前一黑,整个人身体一轻,毫无征兆地在树下昏了过去。

第二日

一盆冷水浇醒了银罗。

她惊怔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只见小小的禅房站了许多人,为首的是玉家佟姨娘和她的女儿玉银霜,身后站了七八个侍女,小兰和小翠身后站的都是宫里来的宫女,也有八九个。

不止这些,房门之外还有太子和丞相玉良辰及二十好几的侍卫在院中。

玉银罗一愣,轻轻地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,再定睛一看,这些一个个要吃人似的面孔。

“佟姨娘,银霜?你们怎么来了?”银罗惊诧地看着屋中的女眷。

佟姨娘给床前的丫头递了一个眼色,很快,那丫头就往玉银罗的脸上甩了一个耳光。

佟姨娘说:“玉银罗,身为皇上赐婚的太子妃,你不在寺中好好抄经,却与别的男人幽会。”

银罗瞪大眼睛,这是什么意思?

“胡说,我没有。”

玉银霜用团扇掩了掩嘴,道:“姐姐呀,小兰和小翠可是亲眼所见,你与野男人搂搂抱抱。消息连夜就派人送进宫了,如今,太子和爹爹都在外面等着你去认罪呢。”

玉银罗看了一眼小兰和小翠,无辜道:“我根本不认识他。”

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冷漠的,谁也不关心玉银罗与那男子是不是相识,她们只是想快点坐实玉银罗红杏出墙之罪。

玉银霜不耐烦地说:“你们愣着做什么,还不把这个贱人拖出去交由太子发落。”


手机魔域 https://ht.my.99.com/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